您的位置: 临沂信息港 > 娱乐

道法帝尊 第一百章 收割生命

发布时间:2019-09-25 16:06:34

道法帝尊 第一百章 收割生命

八头夜叉傀儡被剥夺了自主意识,力量强大,却少了一定的灵活性,笨重而迟钝,当初魔女只是将其作为活体的法晶随时抽取法力,对于本身的战斗力并不重视。

现在琉璃把汤问所猎杀的暴猿灵魂注入其中

道法帝尊  第一百章 收割生命

,使其拥有更多本能方面的灵活与敏锐,同时获得暴猿的战斗经验,一头两头暴猿灵魂并不明显,但十头百头的融合就完全不同了,夜叉傀儡开始发生一种本质上的进化,以后会逐渐成为可怕的战争兵器。

三人与暴猿族群的战斗进行到白热化的阶段,尸山血海,处处都是鲜血碎肉,满地的猩红之色。

孙东风在三人之中实力最弱,对上一两头暴猿非常轻松,但是要他同时应付数十头就很是吃力了,身上法器铠甲早就把储存的法力消耗干净,甚至出现了破裂的迹象,而他裸露出来的肉身一道道深可见骨的血痕恐怖吓人,整个人上下充斥着一股以命搏命的殊死铁血之气,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一头暴猿高高跃起,从三丈多的高度猛烈扑来,如一座小肉山狠狠砸下,力道凶残暴戾,就是个铁人都很难扛住这种冲击。

“血之狂暴!”

孙东风一声怒喝,表皮无数微细血管根根爆裂,鲜血淋漓覆盖全身,宛如拥有自主生命自主意识般蠕动变化,凝结出一层殷红的鲜血铠甲。

全身浴血,双眼也是血红一片,此时的孙东风像是一头重伤发狂的野兽,在进行殊死搏斗,最后一战。

“霸血拳!”

刚猛炽烈的一拳凌空轰砸,猩红血色的拳芒疯狂宣泄,霸道至极的拳劲涌入暴猿体内,瞬息之间就将其五脏六腑翻江倒海搅成一团糊烂稀泥,嘭的一声在半空中爆裂。

一头暴猿倾刻覆灭,就在这旧力刚尽,新力未生,在孙东风最松懈的时候,左右各有一头暴猿抡起脑袋大的拳头狠狠砸来,突发而至,无处可避,眼看就要被活活砸死。

连孙东风自己都是哀伤长叹,无力回天。

就在这时,一道艳红剑芒细如发丝,呲啦闪现,划动半个圆圈,左右两头暴猿如时间静止般定格在原地不同,轰然倒下,在无声无息中变成两具尸体。

“你没事吧?”

平和淡漠的声音响起,孙东风抬头一看,竟然是那个备受冷落嘲讽的汤问。一剑瞬杀两头暴猿,却是那么的轻描淡写,平静自然,似乎在他眼里,一头头的暴猿就跟任人切砍的稻草没什么两样,当真是杀之如割草!

“多谢!”

孙东风收起心中的震惊,一声“多谢”非常简单,但对他而言却是份量沉重,是铭记一辈子的恩情。

汤问笑了笑,道:“没什么,一家人嘛!好了,你先躲远点去休息养伤,剩下的暴猿就交给我和蓉姐吧!”

“好!”

孙东风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对平日里几乎没有过接触的汤问十分信任,似乎他所说的话都是无可辩驳的真理。就如刚才那句,自负如孙东风,居然乖乖的后撤养伤,还真的相信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年能够对付发狂的暴猿族群,也许是刚才这救命之恩让他对汤问的看法彻底改变。

随着一次次的实战磨练,汤问的潜龙在渊越发熟练精湛,脸色平静如常,不泄漏出半点杀气,而在他身前,火线剑芒却编织成一张巨大的死亡之,任何一头触的暴猿都在瞬息间被切割成两半,无一能逃,无一能活。

正是汤问的迅速收割暴猿生命,才使得另一边的汤蓉压力大大减少,不然就是以她高出暴猿两三哥境界的实力也经不起长久的消耗,早晚会被活活拖累而死。

当最后一头暴猿死在汤问剑下时,放眼望去全是满地的尸体。

汤蓉长长松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本该是一场十死无生的死战,却在不知不觉中变得非常轻松,预料中的压力不足三成,仅仅受了点皮肉伤和一身法力消耗干净,相比较惊人的战果,这点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这是?这都是你杀的?”

汤蓉转过身来,看到的是一片数目骇人听闻的暴猿尸体,每一头都被一剑斩成两半,身上仅次一道致命伤口。而在尸山血海之中,神色淡漠的少年静静的站立着,灰白衣衫染成鲜红血色,看似无力的手中握着一口滴血长剑,夕阳光辉散落,画面莫名的镀上一层暗金色的神圣与肃穆。

汤问轻轻的点了点头。

“看来我得对你刮目相看了!”汤蓉的声音明显有点颤抖,透露出一种无奈的情绪。

留下阻拦暴猿族群的只有三人,孙东风又早就后退到安全地带休息养伤,正在从头到尾击杀暴猿的就只剩下汤蓉和汤问两人,而汤蓉杀了多少头暴猿,她自己最清楚不过。就算心里再震惊再错愕,她也不得不承认汤问才是这场战斗的真正主力,甚至可以说她和孙东风能够活下来,就是因为汤问的强势无匹,以一人之力灭杀了三分之二以上的暴猿,居功甚伟。

“多、多谢了!”汤蓉俏脸微微发红,要她向汤问道谢确实是一件很难开口的事情。

汤问淡然一笑,道:“小事而已,一家人就别说什么客气话了。”

他的和气平淡让汤蓉无形间生出几分亲切的好感,同时又突然想起了他之前低调的言行和自己那些得知真相后就变成笑话一般的愚蠢举动,顿时脸色更红了,好似两朵晚霞云彩飞上脸颊,煞是好看。

“一家人,你还当我是一家人?那之前是故意看我的笑话,看我出丑吗?”汤蓉生起气来,重重两拳打在汤问胸口,震得后者连退三步,一阵咳嗽。

汤蓉这才想起来他刚刚经历一场大战,也许此刻已经身受严重的内伤,只不过自己看不出来而已,连忙冲过去扶住他,轻轻抚着后背急切问道:“你、你没事吧?都怪我不好,是我出手重了,没分寸,都是我的错!”

汤蓉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一下子从英姿飒爽的女侠变成个娇滴滴的小女人,多了几分似水柔情,配上水灵美目与绯红的俏脸,诱惑得人心神荡漾。

宝鸡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宝鸡治疗妇科方法
宝鸡治疗妇科费用
宝鸡治疗妇科医院
宝鸡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