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沂信息港 > 娱乐

工程机械涂料企业何处乘凉

发布时间:2020-10-27 01:53:43
工程机械涂料企业何处乘凉 工程机械行业内装载机、推土机价格的厮杀,使得为其提供配套服务的企业叫苦不迭。   “估计行业利润不到4%。”徐州大光涂料厂总经理王善丰对此{TodayHot}甚是忧虑,他说:“10年前,公司产值1000多万元时,我们的利润是300多万元,现在产值1亿多元,翻了10倍,利润却还是那么点儿,企业经营越来越不容易了。”   两头受挤 日子艰难   由于工业用漆的原材料都来自石油,这些年来石油的价格是一路攀升,这使得众多油漆企业的生产成本也随之上升。原材料涨价是行业利润缩水的重要原因,这也可以说是资源匮乏导致的。但成本上涨很难直接转嫁给终端用户,因为采用大光涂料厂产品的大部分用户自身都在进行价格血拼,涨价显然不太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又如何实现行业的突破呢?   突破困境的途径似乎只有加大销量来摊平成本,或者结合整个涂装工艺流程的创新来达到降低成本,以期在市场严峻期能够生存下来。但有此想法的并不只大光涂料厂一家,比如信合涂料、漳州三德利等等,因此涂料厂在承受上下游挤压的同时,还得跟同行抢市场、拼价格。   据王善丰介绍,为工程机械行业提供涂料的厂家盘子都不大,他们公司1个亿的产值几乎占据了行业1/3的市场,所以整个行业生存现状岌岌可危。   同时,涂料行业由于自身的特性,人才的培养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高级技术人才更是难得。王善丰说,一切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人才竞争既存在于中外企之间,更表现在国内企业之间。现在国外大品牌的强势介入,对中小企业如何留住人才是一个考验。   “你可能不知道,虽然涂料行业也谈专利,但大多是针对制造工艺而言,对配方的保护更多地依赖企业自身。这有点像我们的中药行业,药剂的配方一变,可能就是一项新产品,工业用漆也是如此。所以人才的流动势必会直接影响企业。”但令王善丰自慰的是,大光公司的人才流动量并不大。   但他认为,人才流动是市场经济的特征,必要和合理的人才流动对企业的人力资源管理和企业文化建设会提出更高的要求。企业一定要转{HotTag}变观念,不要怕人才培训后流失,关键是管理要跟上。事实上,一些流入外企的人才“回流”到国内企业的事例也屡见不鲜,国内涂料企业要善于引进、管理和使用人才。   产品雷同 同行相煎   然而让王觉得压力更大的并不是国内同行的比拼,而是外资品牌的来势汹汹。他说像立邦等过去在国内主打家居涂料市场的大品牌现在也开始介入机械涂料漆领域,这让他觉得压力倍增。“他们的品牌号召力实在太强了,从这方面讲,我们跟他们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日子越来越难了。” 实际上2007年对于中国小型涂料企业来说可谓是雪上加霜的一年:原材料不断上涨,企业经营压力越来越大,市场份额逐渐萎缩。涂料行业发展到现在,形成了强者愈强,弱者越弱的局面。数据显示,在我国涂料行业,小企业占据了企业总数的80%以上,却只拥有20%左右的市场份额。   业内专家认为,在一些发达国家小涂料企业的数量也很庞大,但它们却过得很滋润。这是因为国外小涂料企业在产品上并不追求品种齐全,而是对从原料到较终产品的每一道工序的中间产品进行专业化生产,既形成了自己独有的特色,又避免了同质竞争。此外在发达国家,小涂料企业通常是依附于大企业的,它们为大企业提供各种专业化服务,又在技术、材料、销售等产供销环节依赖大企业的支持和帮助。双方形成了互相依存,和平共处的关系。   而我国涂料行业,大多数小涂料企业的产品线拉得很长,只要是涂料产品都想办法生产。但由于规模偏小,资金实力有限,什么都没能做精。部分小涂料企业并没有与本领域的大集团企业建立牢固合作关系。
阜新白癜风医院地址
阜新白癜风医院在哪
阜新白癜风去哪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