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沂信息港 > 网络

仗剑万里第八十九章大黑天残魂

发布时间:2020-01-26 09:55:57

仗剑万里 第八十九章 大黑天残魂

盘山宫殿的内库里,古玉昆坐在一处石阶上。在他的旁边,耿良盘膝而坐。

古玉昆浑身是血,有气无力的喘息着。鲜血顺着他的脸颊滑落,滴到地面上。

耿良的情况更糟,他头痛欲裂,双目充血。进入穆凡的意识海内,他的部分神识被摧毁。刚才剧烈的战斗,使得他强行压制的伤势一股脑爆发出来,差点被反噬致死。

在与盛华和夏天的战斗中,他们联合黄旭,本以为将立于不败之地,却不曾想,黄旭后劲乏力,再无援兵。

盛华和夏天的军队不断从他们的本营开拔,渐渐获得了这场战争的主动权。

古玉昆这边节节败退,黄旭眼看着情势不对,临阵倒戈,拿了古玉昆的好处,反过来捅了古玉昆一刀。

战场上接连失利之后,古玉昆被逼无奈,和耿良逃到内库,困兽犹斗。

听着内库外传来的巨响,古玉昆面如死灰。盛华等人已经打到内库,要不了多久,便会将这里彻底攻陷。

古玉昆解开身上的衣服,耿良以为他要清理身上的伤口,却没想到古玉昆拿起旁边的金色飞剑,照着胸口来了一剑。

这一剑刺的够狠,贯穿古玉昆的前胸后背。

古玉昆咳出一口血,肺部的血液向上呛,流出来的反倒不多。

耿良身受重伤,想要阻止古玉昆寻短见,可身体的反应迟钝,只能眼睁睁看着古玉昆自杀。

他靠着墙壁上,看着内库中众多金色飞剑,再无半点贪欲。

命都没了,剑再厉害又有什么用?

道理他懂,活了那么多年,他明白。

知道不等于做到,在金色飞剑方面,他做了一个糊涂的决定。

现在做什么都晚了,身受重伤的他,就算主动打开内库,将所有金色飞剑和宝贝献上,也逃不过死亡的结局。

耿良看了看古玉昆的头,无奈的摇头苦笑。一瞬间,他生出了一个念头,交出古玉昆的头颅,作为投诚的信物。

内库外的诸多势力没那么傻,他死定了。

古玉昆口中吐着血,嘶哑的说道:“大黑天终将降临,净化这个世界。”

他扭头看着耿良,身体却一动未动,头颅转了一百八十度,笑道:“所有阻止他降临的人,都是死路一条。”

古玉昆眼中慢慢冒出一团黑气,黑气越来越浓,在他的眼眶中跳动。

耿良后退一步,牵动伤势,接连咳出两口血。

“你是谁?”耿良紧张道。他握紧金色飞剑,“你不是古大哥!”

古玉昆扭曲的身体要向耿良扑去,可刚刚抬起脚,还没催动真元,突然又后退一步。

与此同时,他眼中的黑色略微褪去一丝。

古玉昆艰难的张开嘴,鲜血从他口中流出,“耿老弟,快走。”

他的声音沙哑的像厉鬼的声音,完全不像一个人的声音。

耿良眼中闪着疑惑,他自知不是诡异古玉昆的对手,连忙后退百步,接着绕开古玉昆,朝内库的大门走去。

还没走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狞笑。

一阵劲风吹起他的衣襟,还未反应过来,一把剑已经贯穿他的前胸。

耿良满脸不可思议,古玉昆前一刻还距他数百步,下一刻便将剑送进了他的胸膛。

“想走,哈哈……想多了。”

古玉昆将手中的剑一转,搅烂耿良的肺部,引起耿良大口的喷血。

古玉昆见耿良还没死掉,施加力量,向斜下方劈去,竟打算将耿良的身体劈开。

耿良眼中充满不甘,他用手抓住古玉昆的剑,阻止古玉昆的剑继续劈下去。

双手被鲜血浸染,耿良强忍着手上的疼痛和脑袋的胀痛,拼命止住剑势。

古玉昆的剑停了下来,他松开剑,对耿良说道:“快走……我控制……不了,这个……怪物……”

他手一松,耿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耿良吃力的爬起来,连滚带爬的向外走去。

古玉昆的眼睛变成纯黑色,空洞的令人恐惧。他身体化成烟气,向古玉昆冲去。像一只蝙蝠,飞向垂死的猎物。

一只大手抵在耿良的头上,那人另一只手一把捏住古玉昆的脖子。

古玉昆明明是一团烟气,可依然被那只手拿的死死的,不能移动分毫。

那人身上的衣服很怪,头戴斗笠,身披斗篷,看不清面孔,但身上散发出来的真元波动非常强。

耿良费力抬起头,看着斗篷男子,“古大哥还有救吗?”

斗篷男子摇了摇头,双手微微发力,两块红白之物飞溅。

他丢掉耿良和古玉昆的尸体,对耿良的尸身说道:“受人之托,你必须得死。”

男子正是夜尽势力的首领——项甲,他随手一挥,把内库里所有宝物全部纳入袖中,包括古玉昆和耿良用命换来的金色飞剑。

古玉昆的头颅被捏爆后,尸体又恢复成正常人的样子,浑身是血,恶心至极。

项甲走到古玉昆的尸体旁,说道:“你还不出来吗?”

尸体纹丝不动,项甲像疯了一样,和一个头颅被他捏爆的人煞有介事的对话。

“你不出来送死,又要费我一番功夫。”项甲颇感无奈,对大黑天的残魂而言,他的金口玉言还是差了一点。

这点差距不是实力上的差距,而是境界上的差距。

大黑天是神,虽然只剩下残魂,但他依然是神的一部分。

项甲伸手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通体白色,与花月清手中的盒子很像,只有某些纹饰稍有不同。

当他拿出盒子的时候,古玉昆的尸体上冒出一股黑色的气团。

气团凝成一张脸的样子,“你可真是不依不饶,明明有更好的路摆在你的面前。”

项甲笑道:“怎么,还没放弃说服我?”

“和我联手,我保你灭掉赵家王朝,推你坐上那至高无上的位置。”大黑天的残魂跳动,围绕着项甲飞舞,语气充满蛊惑感。

“你挑错人了,我不想坐到那个位置上。”项甲一把抓住大黑天的残魂,“我有些事要问你,你好好解答,免得受万里江山镇压之苦。”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电话多少
崇文区天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安徽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锦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福州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