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沂信息港 > 历史

语文节目成收视黑马超1亿人看汉字听写总决

发布时间:2019-06-09 20:33:05
云南省特色植物药都有啥
云南省特色植物药分为哪些种
灯盏花产业医药市场发展

18日晚,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女生陆佳蕾捧起奖杯,季《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也在全国观众的热切关注中落幕。但外界对于汉字和语言文化类节目的关注仍在继续。从暑期席卷而来的《汉字英雄》,到刚刚开播的《中华好诗词》,语言文化类节目在收视火热的同时也让人忧虑,这条路究竟能走多远?渤海早报采访了这几档热门节目的总导演和主创,从制作者、受众和教育者等多个角度为您解析“语文热”背后的深层原因。

语文节目成收视黑马

《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以下简称《听写大会》)总导演关正文永远忘不了首播的那一天,这个初并不被看好的节目,首播时段也被放在了科教频道并不太热门的晚8点档。然而在节目播出到40分钟时,有朋友告诉关正文,这个节目已经迅速冲上了微博话题榜的榜首,成为全国友热议的话题。随后央视也迅速根据节目影响力将其调到一套与十套共同播出,又扩大了观众的收视层次。

在19日公布的重点节目全国平均收视率中,央视一套和十套并机播出的《听写大会》总决赛拿下2.6%的收视率,。关正文还给渤海早报发来一条短信,证实总决赛当晚收视观众达到了1.2亿之多。

如果说《听写大会》的火爆是“语文热”总爆发的话,那么在今年7月开播的河南卫视《汉字英雄》就已经先下一城。爱奇艺总、《汉字英雄》主创高瑾透露,原本对《汉字英雄》充满忐忑的他们,居然曾经在强手如林的周五晚间档,拿到过全国第三的收视率,仅次于《中国好声音》和《快乐男声》。而在19日刚刚开播的河北卫视《中华好诗词》(以下简称《好诗词》),其受欢迎程度也让总导演杨宝昆吃惊不小。

“语文热”折射“汉字荒”

为何语言文化类节目会持续引发观众的关注?三档电视节目的主创都认为,语言文化类节目的盛行是切中了观众心中对于文化、文字知识的渴求。关正文创立《听写大会》的初衷是想“发明一种新的和汉字沟通、亲近的方式”,让学生们与汉字进行“亲密接触”。而高瑾坦承,初运作《汉字英雄》就是为了在今年选秀歌舞满天飞的综艺舞台上,做一个差异化巨大、完全不同于其他的文化类节目。《好诗词》首播的热烈反响,也让杨宝昆反思了其中的原因:“观众们不能只会写字,还需要传统诗词的精神陪伴。”

天津市中小学教育教学研究室副主任、语文特级教师赵福楼无奈地承认,在当下电脑等高科技手段使用频繁,不仅使得汉字书写呈弱化趋势,连语文学科也在弱化。赵福楼也赞同,各卫视利用自身平台优势,制作和关注汉字文化,“可以唤起公众对于汉字书写的重视,是一件有益于文化普及的好事”。

为“普及”还是为“刁难”

在《汉字英雄》中,观众们看的是不同年龄的孩子们为一些常用词中的易错字而苦思冥想;《中华好诗词》里,明星们通过背诵古诗词的竞技展示出了他们知性的一面;然而在《听写大会》中,观众们都只有对着各种生僻字词“大眼瞪小眼”的份了。“圩顶”、“崔嵬”……这些不少成年人连听都没听过的词,参加《听写大会》的初中生们不仅要听还要写正确,这让不少观众表示难以理解。连语文教育工作者赵福楼也忍不住提出了异议。在赵福楼看来,电视节目出于普及教育的目的,应以日常生活中的5000个常用字为主体,题目难度不应无限拓展。高瑾在策划《汉字英雄》时也有着类似的考量:“我们的目的是通过节目激发大家写字的兴趣,关注汉字背后的故事起源。所以题目上我们都以3500个常用字为主。”

对此,关正文却有不同看法,他一再坚称,《听写大会》题目的难度是由选手的程度决定的。“跳高运动员比赛中横杆的高度,也不是由观众们能跳多高来决定的,不是吗?难度是因人而异的。如果题目不难,2小时内一个选手也无法下场,竞赛就成了马拉松。”

电视语文寓教于乐

在比赛形式上,《听写大会》采用每个参赛选手“单打独斗”的应试方式,每次由一名学生上台抽一道题来书写,有的孩子就因此而展现出非凡的语言才华与天赋,然而在遇见一些难写字词时,败下阵来的孩子也让不少观众扼腕:“上台的这个孩子写不出,台下坐着的选手就未必能写出来,只不过他们运气好没有抽到这题而已。”随着话题性增加,收视也一路水涨船高。关正文对此解释为,“正是因为偶然性和不确定性,才带来了收看魅力”。虽然形式上还是一本正经的“写字考试”,但无论镜头运用、现场调度、后期剪辑还是视觉包装等各方面,《听写大会》都显示出大气的“国际范儿”,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

相对于走高端正统路线的《听写大会》,《汉字英雄》和《好诗词》就显得轻松多了。《汉字英雄》舞美设计了如同电子游戏闯关般的“十三宫”,就是为了让参赛的孩子们觉得亲切,不枯燥。高瑾告诉,文化节目操作起来难度很大,“歌唱类节目有歌曲的感染力,舞蹈节目有舞蹈的视觉冲击力,但是文化节目必须做得既让人有兴趣,又得有所收获,这是困难的。”

“为了让老百姓爱看,我们在节目里添加了很多的娱乐元素,不以诗词的生僻度为基准,只要把传统文化的东西表现得好玩、易于接受,让大家在轻松中有所收获,这就够了。”这是杨宝昆给自己一手打造的《好诗词》下的定义。

扎堆儿有助良性竞争

作为一个原创节目,关正文在采访中也承认今年的《听写大会》只是个试验品,并雄心勃勃地表示“明年才是真正成熟的开始。”《汉字英雄》也已经摩拳擦掌,筹备明年的节目。《听写大会》的“叫好又叫座”无疑给同行们打了一针强心剂,目前已有几档成语和俗语类节目也已在筹划运作之中。

观众们不会忘记,去年夏天《中国好声音》如何热遍全国,又如何引发今年各卫视歌唱类节目的“世界大战”。同质化节目的过多过滥,终让总局不得不以一纸“限唱令”泼上冷水。如今《听写大会》的火爆,又难免让人担心会再度引发同行争相效仿、一拥而上的恶性竞争,可能会再次“玩死”一个节目类型。当渤海早报提出这一问题,关正文表示并不担心,“大家都来关注文化是好事,但题材不是决定节目影响力的关键因素。我希望《听写大会》10年之后还能存在,形成一个传统的民俗,这样对国家、对汉字才算真的有贡献。”

高瑾的回答或许更能反映一些同类节目制作者的心声:“我们不仅不怕文化类节目扎堆儿,反而希望出现扎堆儿。多方并举能让这类节目形成一个文化现象、文化事件,才能引发更广泛的社会反响,激发更广泛的观众对于我国传统文化的关注。有竞争才会有更好的节目出现。我相信语言文化类节目会比歌舞类节目生命力更强。”(渤海早报杜琳)

《左耳》两天破亿 《还珠格格》三代聚首
传奇宝贝演唱会与你欢度六一 田亮夫妻档加盟
女子身中7刀死亡 网友质疑警方自杀解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