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沂信息港 > 历史

解析香港当前政治社会形态回应占中乱象7z

发布时间:2019-07-14 01:20:28

解析香港当前政治社会形态 回应“占中”乱象,

简介:10月3日17:30,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港澳研究中心主任饶戈平做客人民强国论坛,以“解析香港当前政治社会形态

回应‘占中’乱象”为题与友交流。

访谈背景

2014年8月31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表决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9月28日凌晨,香港出现“占中”示威游行。香港“占中”怎么回事?“占中”发生的本质原因是什么?香港“占中”,谁在捣鬼?请听嘉宾为您一一解答。

主持亾

这几天,香港发生了“占中”活动,您能不能先为我们解释一下,什么是“占中”?香港人为什么要“占中”?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17:39]

嘉宾饶戈平

据统计,“占中”的人数不到香港市民的2%,应该说是香港市民中极少数的一部分人,是极少数激进反对派人士和受其影响的少数年轻学生,我不认为他们代表了香港社会的主流民意。香港社会的主流民意是要稳定,要发展,要繁荣,而现在这种“占中”行动是用一种激进的、非理性、违法的方式来表达一种政治诉求,不符合大多数人的意愿。

[17:40]

嘉宾饶戈平

“占中”是怎么引起的呢?“占中”是针对即将在香港开展的普选活动而提起来的。普选是《基本法》规定的,《基本法》规定香港民主发展终可以达到普选的目标,人大常委会规定了普选的时间,可以在2017年实行普选。同时中央也一再强调,支持香港实行普选,普选应该严格按照《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来实施。但是香港反对派中的激进分子认为《基本法》和人大的决定违反了所谓国际标准,认为《基本法》所确定的普选方式,限制了他们反对派中个别人物上台的可能,所以他们就要求绕开、或者是抵制《基本法》所规定的普选方式,另外搞一套,要求所谓公民提名、公民推荐,或者是政党提名、政党推荐。他们要求撤销人大决定,威胁说,如果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做,就要占领中环来达到逼迫中央让步的目的。

[17:42]

嘉宾饶戈平

这个活动从去年1月份就有人提出来,酝酿一年多了,今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普选问题做出了决定,重申了坚决支持香港依法实行普选,也强调要求按照《基本法》和人大的规定来实施普选,强调未来担任行政长官的应该是爱国爱港人士。这个决定出来之后,激进的反对派人士就鼓动、组织学生,包括一些中学生上街,占领香港繁华地带、商业重镇开展政治示威活动,逼迫中央撤销决定,按照他们自己的要求来实行普选。其实,他们的目的就是打着民主的幌子,打着民意的幌子,来同《基本法》和人大决定所确定的普选方式进行对抗,终是希望能够让激进的反对派人士,让那些对抗中央的、不爱国爱港的人士来执掌行政长官的职位。其实,这就是一场围绕争夺香港管治权的斗争,从大的方面讲,也是拥护还是反对一国两制的斗争。

[17:44]

主持亾

持续多日的“占中”已经造成了香港多条主干线交通不畅,数间学校被迫停课,若任由“占中”继续下去,将会对香港造成那些负面影响?

[17:44]

嘉宾饶戈平

“占中”对于香港造成的负面影响,香港市民是有深切的体验的,因为这种行动,对于商业繁华地带,对于公共场所进行占领,采取一些激进的甚至暴力的行动,明显是不符合法律的,也是不符合香港的法治精神的,这对于社会公共秩序是一种破坏,影响了正常的商业活动,影响了市民的正常的生活,影响损害了香港的营销环境,损害了香港的国际声誉,在很大程度上也阻碍了政府依法施政和依法来推行普选。在这方面,香港多数市民表示了不赞成的态度。所以从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考虑,从实施一国两制的角度考虑,“占中”行动应该受到谴责,应该立即中止。

[17:46]

主持亾

“占中”对于香港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这种“自残式”的追求所谓民主的方式为何能得到部分港人的支持?在相关报道中,我们看到很多青年学生甚至以“留下案底赔上前途”为代价参与其中,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把青春贡献给马路”?

[17:46]

嘉宾饶戈平

应该说坚持这种对抗《基本法》和中央立场的人在香港是极少数的,是反对派中的少数激进人士。他们打着争民主的幌子来做一些片面的宣传,蛊惑、组织年轻人走上对抗法律、对抗政府的路。年轻人有理想、政治热情高,但缺乏政治判断力,容易受人鼓动,参与激进行动。香港民主的发展历史很短,还处在民主发展的初级阶段,整个社会都还缺乏民主经验,对于如何在法治环境下实施民主,相当一部分人还缺乏正确的认识。特别是年轻人缺乏政治判断能力,容易受到一些片面的宣传和鼓动,所以就被人推到了街头民主的线。不妨说,民粹主义在一部分年轻人里面还是有市场的,往往采取一种激进的方式来实施民主诉求,搞街头政治。另外,也不能够忽略,激进反对派的活动、包括极少数的青年学生,都受到了外来政治力量的影响,这些也是促使他们走上街头采取非理性的、激进的行动的一个重要原因。青年人是社会的未来,香港的青年学生承担着推动香港社会发展的重任,也担负着实施一国两制这样的社会,他们前面的人生道路还很长,所以在这个年龄阶段,应该爱护年轻人,正确引导他们,让他们学会理性平和地思考政治问题,依法参与政治活动,而不是不负地用淮南治疗牛皮癣医院蛊惑、误导的方式,把年轻人推到线,采取一种激进的非理性的违法行动,参与破坏法治和社会秩序

。这也是对年轻人一种不负的表现。 [17:51]

主持亾

一方面“占中”活动还在持续,企图施压中央政府,而另一方面之前香港也发生过保普选反“占中”的行为,那么目前香港各界对于“占中”是如何回应态度?

[17:51]

嘉宾饶戈平

我相信绝大多数的香港市民,是有自己正确的判断力的,因为多数市民是希望维持社会的稳定和发展。我们注意到一直以来,要求保普选反“占中”在香港市民中受到了多数人的支持。“占中”持续的时间越长,对社会的负面影响和危害越大,香港市民就会对占中认识得越清楚,会采取正确的判断和取舍来表明自己的立场。我相信香港市民的主流意见能够凝聚成社会的一种压力,支持政府依法施政,能够成为应对、扭转这种“占中”局面的重要的力量。

[17:53]

主持亾

近期,有机密文件揭发《一传媒》老板黎智英用金钱买通反对派议员和“占中”分子,两年间送出4000万港元,为反对派造势,制造社会支持“占中”的民意。同时,也有人爆料称设立于香港中文大学内的“香港美国中心”表面上以“教育机构”示人,实质是向香港反对派提供抗争培训、支持“占中白癜风生孩”行动等“反中乱港”的基地。您对这两个事情怎么看?

[17:54]

嘉宾饶戈平

香港的媒体已经对这两个事情进行了报道,相信香港市民应该都看到了,他们会做出自己的判断的。在这里面我们注意到,明显的有外部政治势力介入香港的政治活动,在干预、影响香港民主的进程,危害到香港本身的安全以及国家的安全。这一点,我们要引起高度重视,如何在发展民主的过程中,维护国家的安全、国家的主权和国家整体的发展利益,这里不能不再次提到《基本法》第23条。《基本法》第23条曾经提出来,授权香港自行制定国家安全法,这是香港地区应尽的义务。这里面特别规定了“两个禁止”,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和团体在香港进行政治活动,也禁止香港本地的政治性组织和团体同外国的政治性团体建立联系,这个规定是非常清楚的,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香港还没有能够就23条立法,这一点就使得香港成为一个政治上不设防的城市,使香港本身的安全、国家的安全受到了威胁。特别是在香港面临一些政治活动、社会变革的时候,尤其容易出问题,引起国家安全方面的隐患。所以这个事情应该让香港社会认识到,促进民主、促进香港的发展,同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应该是一致的,应该统一起来,不能撇开法律,撇开国家的安全来片面地追求一个地区的民主。我想这一点,香港市民会从这次占中行动引起必要的反思。

[17:56]

主持亾

“占中”自9月28日凌晨开始后,中央政府已经通过国务院港澳办以及外交部发表声明表明了立场,您认为香港特区政府将如何回应有关诉求?

[17:57]

嘉宾饶戈平

国务院港澳办和外交部的声明讲得很清楚,表明了中央的立场。中央的立场就是坚定不移地在香港实施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坚定不移地支持香港依法实行普选,坚定不移地维护香港的繁荣和稳定,这一点应该是很清楚的了。对于“占中”这种违反法律、破坏法治、破坏社会秩序的激进行为,我们要明确地进行谴责,表示坚决的反对。特区政府对中央的立场是很清楚的,并且也做出了积极的回应。事实上他们也一直在努力采取有效的行动,来制止一些激进的活动,同时也保护香港市民的基本权利,相信特区政府是能够有效地来应对“占中”行动。

[17:59]

主持亾

此次“占中”对外表示是为民主,但此举显然影响了大部分港人的利益,结合世界上其他国家地区曾有的街头运动,您认为这种街头运动是否能实现追求民主的诉求呢?民意究竟应该如何表达,才不至于越过安全的尺度,走到对立面去?

[17:59]

嘉宾饶戈平

民主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促进社会发展和稳定的一种手段,同时民主的发展也不能够违反法律,更不能破坏法律,只能是在现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来推进民主,实行普选。街头激进或暴力的方式很难说是民主的一种理想方式或很正当的方式,它们的后果是值得警惕和忧虑的。人们注意到冷战结束后,在一些国家曾出现过颜色革命,他们的起点往往就是从街头民主、街头运动开始的,导致了社会的动荡,甚至是内乱,对整个国家带来伤害。这些教训都是应该吸取的,值得香港市民引起反思。这种激进的违白癜风治疗法的“占中”活动,企图要达到压迫中央、逼迫中央改变立场、退让的想法其实也是很不现实的,相信中央不会在这种街头民主的压迫下来改变自己依照法律做出的正确决定。“占中”的问题,终只能通过和平、法治的方式,通过对话协商的方式,以理性的、和平的方式得到解决,这才是有利于香港社会本身、也是符合国家利益的解决办法。

[18:01]

主持亾

回归前在英国统治时期,那个时期香港的民主和政治参与度是怎么样的?回归之后又有了那些改变呢? [18:02]

嘉宾饶戈平

英国统治香港150多年,在这个期间是一种典型的港督独裁制的殖民管治,在这种制度下面,谈不上民主制度,也谈不上选举制度,更谈不上普选。在港英治理香港的150多年里面,是没有真正的民主政治的。民主制度在香港的确立是在回归以后,在1997年香港回归实行一国两制和《基本法》以后,才开始确立起民主制度。

[18:03]

嘉宾饶戈平

首先是改变了由英国人治理香港的历史,而是由中国人,由港人自己来治理,特别是按照《基本法》的授权,由香港人依法实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可以说这是香港的民主。同时,《基本法》也确立了民主制度,由香港本地人来选举产生他们的行政首长和立法会议员,保证了香港市民的政治权利。不仅如此,《基本法》还规定了香港的民主发展终可以达到普选的目标。按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具体规定了从2017年开始,可以实行普选,并且为推动这种普选的实施做出了具体的安排。应该说,香港市民的民主权利真正的保障和实施是在回归以后,这一点,实事求是的香港市民都能够认识到、感受到。民主的发展不能一蹴而就,像普选这种事情,在西方发达国家是经过了一两百年才实现的,而香港回归到今年才有17年,就算到2017年,也不过才20年。我们用将近20年的时间就在香港实现普选,这个速度,这个步伐应该说是很快的。所以对这一点,应该用一种历史的观点来看待民主在香港的发展,应该采取循序渐进的符合香港实际情况的原则推进民主。这里面符合香港的实际情况重要的,是要符合香港在中国宪政体制下的法律地位,香港不是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更不是一个国家,它本身无权确立自己的政治制度,香港政治制度和政治制度的发展,包括普选在内,这些都是由中央权力机关、由《基本法》来确定在香港实施的。如果撇开《基本法》,撇开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来实施普选,就是违背了一国两制的宗旨,也同香港在中国宪政体制中的法律地位不相符的。所以应该从一国两制的大局来看待香港的普选,要严格按照《基本法》和人大的决定来推进民主,实施普选。

[18:07]

主持亾

“占中”示威在香港会持久吗?您认为终将以何种方式收场,对香港今后的发展有何影响? [18:07]

嘉宾饶戈平

这很难做一个精确的时间预测。“占中”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但是已经发生了,恐怕也很难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就会完全结束。“占中”的酝酿由来已久,可以说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政治决斗,是香港回归以来拥护还是反对一国两制的两大政治力量的一场较量。解决“占中”问题重要的力量在于香港市民的民意和良知,香港市民会看到“占中”这种非理性的、激进的、违法的行为,将对香港社会带来严重的全面的危害,不利于香港社会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香港市民应该勇敢地站出来表达自己的良知和意愿,对“占中”说“不”,凝聚成主流民意,形成一种强大的社会压力,使社会回归到理性与平和,来推动问题的解决。相信香港政府会克尽职守,遵从民意,依据法律,采取合理有效的方式,来逐步地妥善地处理好“占中”问题。期待香港社会能够尽快地从目前的困顿中走出来,把力量转移到如何依法推进民主发展,推动普选的实施,如何有效地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这才是明智、正确的选择。就讲这些。

[18:10]

主持亾

非常感谢饶戈平专家为我们所做的关于香港当前政治社会形态和如何回应“占中”乱象的分析,我们的访问到此结束,谢谢大家关注!

[18:12]

水果微营销
小程序
手机微信小程序怎么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