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沂信息港 > 体育

梧桐小说丐帮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4:52:27

经常看见乞丐,各种各样,有的蓬头垢面,有的衣衫褴褛,有的肢体不全,有的拖儿抱女。不同形态的乞丐们,也有不同的行乞方式和手段。有人在地铁里卖唱,有人在大街上行乞,也有很多人直接拉住行人讨要,或者残忍地刻意暴露自己的各种残缺,利用人类善良本性博取同情。  乞丐从古到今都是社会组成一部分,究竟为什么始终存在乞丐?仅仅因为贫穷,丧失靠劳动生存的能力?还是有其他深层次的原因?笔者通过多年对乞丐的观察了解,采用小说的方式来刻画现时代的乞丐帮,是怎样在社会的缝隙中生存下来。  ——题记    马鑫是个记者,也不是什么大报,就是本市的一份晚报的记者。如今这年头记者这种所谓的无冕,早就沦落成了落水狗。只不过为了生活,还是要想办法去寻找素材,至于被世人斥为狗仔队,还是什么其他,马鑫早就不在乎了。只要有办法找到爆眼球的货,干什么都行。要饭的不也是什么都不在乎?什么世人白眼,面子、廉耻心,那玩意有用吗?  对了,如今乞丐横行无孔不入,这应该是个不错的发掘课题,深入当代乞丐的社会,揭露这种社会现象形成的深层次原因,是个全新的社会视角。  马鑫为了自己这个念头有些兴奋,觉得应该找几个朋友好好策划一番。于是,开始打电话……  头一个接到马鑫电话的是他中学同学,苏城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大队长,叫凌风。  “马鑫,你怎么想起哥们了?近怎么样?又有啥新闻爆料?”  “哥们,我有个想法想找你们商量个事。去清风茶楼吧。”  “啥事儿?电话里不能说?”  “电话说不明白,还是去茶楼面谈。我请客。”  “行啊,我来。还有谁?”  “紫玉。等一会我给她电话。”  “我说,你们俩怎么样了?别磨叽了,办了吧。”  “办什么呀?我都不敢挑明了说。还办?八字没一撇。”  “要不要哥们替你揭开窗户纸?”  “算啦,你管好自己吧。把你那口子一块带上。就咱们四个。”  “你叫她来干嘛?”  “瞧你说的。方梅不是咱们同学?她可比你近。”  “你小子啥意思?我们可已经领证了。灭了你的痴心妄想。”  “你忘啦?我和她可是青梅竹马,还是三同吧?”  “你别蹬鼻子上脸。哈哈,还有什么三同,啥叫三同?不过你和方梅还真是青梅竹马。可你为啥放手啊?”  “先告诉你啥叫三同,就是小学同学,中学同学,到了大学还是同学。什么叫放手?我压根没有抓过。为什么?太熟了,没有一点新鲜感。你说我们两个,虽然一男一女,可自打生下来就认识,光屁股娃就睡过一张床,还有刺激吗?”  凌风在电话里大笑,说:“你小子等着,看她见面怎么收拾你。行啦,你赶紧给乔紫玉打电话。”  凌风把电话挂了。  马鑫开始拨乔紫玉的电话。    马鑫开玩笑,说凌风的老婆方梅和自己三同。其实他和乔紫玉也有两同,他们是中学和大学同学。马鑫、方梅、乔紫玉三个都是南方大学文科学生,并不同班。马鑫是新闻系,方梅和乔紫玉都是中文系。方梅现在是中学语文老师,乔紫玉这些年一直官运亨通,有点青云直上的意思,已然是苏城叮当响的女市长了。  不过,在他们几个眼里,她还是乔紫玉,没把她当市长。  乔紫玉的电话一直忙音,马鑫改打她办公室电话,还是忙音。马鑫一连换了几个号码?还是忙音。马鑫都纳闷了,这么多电话都占线,她的电话怎么接的?不得已,马鑫打了紫玉给他的专用电话号码。  紫玉给他这个号码的时候,还不是市长。  紫玉当时说:“真是对不起,我从政以来疏忽了很多不应该疏忽的人和事。其中不应该疏忽的就是你。我给你一个号码,我给这个号码配了一部专机。它只属于你一个人,不过你别老用,行吗?我会怕。”  马鑫嘲笑着问她:“你也会有怕?”  其实,马鑫明白她的意思。  现在决定还是打一次。  马鑫拨通了这个号码,果然很灵,紫玉在10秒之内接了电话。  “阿鑫,你怎么啦?出了什么事儿?”  乔紫玉电话里的口气十分焦虑。  马鑫说:“安排个时间吧,我有重要时期要和你们商量。”  “我们?是凌风和方梅吗?什么事?电话不能说?”  “你觉得,你有时间和我煲电话吗?”  乔紫玉听出了马鑫的不满意,她轻轻叹口气,说:“好吧,今天不行,我有会。明天吧,明天下午4点,是清风吧?”  马鑫满意了,回答:“成,不见不散。我定位子,通知他们。”  乔紫玉放下电话,摇摇头。她在想自己和马鑫的事儿,还有凌风夫妻……    苏城太小,他们四个似乎是挤在一块堆儿长大的。马鑫和方梅是邻居,而且紧邻。两个人出生只差了一个月,两家人关系又好,就变成谁家有人,两个孩子放在谁家带。然后,一块送幼儿园,在一块接回来。接着上小学、中学,居然考大学还是一个!不过不是一个系了。方梅上了中文系,马鑫学了新闻。自己和凌风也是这样,两个人一个大院长大的。按照如今流行语,标准“官二代”。一同上机关幼儿园,一同上小学,又一同上中学。结果,和马鑫、方梅上了同一所中学。两个“官二代”和两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成了好朋友,考大学的时候,凌风考了警官学院,他们三个都是南方大学。  也许真是太近了不来电?双方家长都认为马鑫和方梅,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自己和凌风就是金童玉女一双。可凌风直接就盯上了方梅,自打同学了,就穷追不放。凌风家老头子,省纪委书记凌金海怎么说也没用,凌风就是喜欢方梅。没法子啦,这就是缘分。两个人终于今年结婚了。可自己呢,自从认识马鑫,心里明白他喜欢自己,自己也喜欢这个男孩子。可这个马鑫就是不肯直截了当表示,两个人一直僵持着。特别是自己走上仕途以后,联系也变得少了许多。乔紫玉自己也弄不明白了。    乔紫玉有些走神,秘书进来向她汇报,也没有听见。她的秘书蔡文丽,不得不连着叫了两声。  “乔市长、乔市长。”  “哦,什么事?小蔡。”  “下午是个人大代表咨询会,您需要准备什么材料?”  “有具体内容吗?代表们主要咨询哪些方面问题?”  “是我市市容和社会治安方面问题,人大秘书长说,重点是治理社会乞丐泛滥现象。”  乔紫玉不由得皱紧了双眉,又是乞丐。  如今这乞丐,简直成了社会的一个毒瘤。到处可以看见他们的身影,不仅严重影响市容、市貌,而且已经直接影响到社会治安了。据是公安局的通报内参,这些乞丐当中有70%以上形成了有组织的帮派,为了争夺地盘不断出现群殴现象,已经有上升为黑社会组织的倾向。还有,80%甚至更高的比例的乞丐,有盗窃和扒窃行为,有的乞丐帮就是扒窃团伙。如此严重的社会问题,却实在找不到彻底根除的良策。的关键,其实还是对这些社会边缘的人群实在太不了解了,完全无法了解和掌握乞丐生成的根本原因,更不了解这个特殊社会的组织形式。所有的治理都变得治标不治本,完全是无的放矢的一些措施。老百姓对这种现象非常不满意,人大代表的咨询、问责理所当然。作为一个市长自己责无旁贷需要拿出有效的治理方案来,可偏偏自己对乞丐社会可以说一无所知。真是头疼啊。  下午的咨询会上,代表们几乎已经不是咨询了解情况,而是问责了。  几位教育界和文化界的代表,说的更尖锐。  “如今乞丐的乞讨范围已经泛滥成灾,进入了各种公共领域。你们市政府是不是打算,等乞丐帮在市府大楼登堂入室之后,才想得出办法来治理?你这个做市长的去看看,地铁上、小区门口、大街上、学校、机关、商场的大门口,还有哪处不是乞丐的领地?老百姓在说什么,市长知道吗?大家说:这样下去我们不如干脆选出个乞丐来当市长吧。”  乔紫玉坐在那里真不是滋味,已经不是什么如坐针毡的感觉,而是觉得自己坐在火山口上,受着烈火的灼烤。  一场咨询会下来,浑身都散了架子,呆呆地坐在那里。  蔡文丽过来问她:“乔市长,代表们已经走了,你回去休息吧。”  乔紫玉挥挥手,说:“你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蔡文丽退出会议室,轻轻带上门。  乔紫玉独自看在空空如也的会议室,感觉自己实在不称职,太无能了。她觉得自己此刻是那样软弱,完全不是个市长,只是个想靠进男人怀里寻找依靠的小女人。    她突然想起了马鑫,随手拿出刚才接过的电话,拨了回去……  “紫玉,怎么是你?”  “阿鑫,我好累……”  “怎么啦?是不是病了?”  “阿鑫,你能来陪陪我吗?”  “好,我马上来接你!”  马鑫想也不想挂了电话,冲出办公室去开车。  他知道,乔紫玉突然打电话一定是遇到了大难题。  差不多已经认识二十多年快三十年了吧?他们次坐在同一个座位上课的时候,大家都才13岁,一转眼都是奔四的人了。这些共同度过的岁月里,很少有乔紫玉向他示弱求援的状况,马鑫的记忆里不会超过三次。    次是初中毕业,参加升学考试的时候。到了考场,乔紫玉才发现自己没有带准考证,乔紫玉两眼泪汪汪地看着马鑫,什么也没有说。  马鑫心朝下一沉,伸出手,说:“你家钥匙给我,准考证放在你房间小书桌上吧?”  乔紫玉赶紧点点头,掏出钥匙交给马鑫。  马鑫拿过钥匙,把书包扔给乔紫玉,转身就跑。  马鑫是出色的长跑运动员,不光在学校,就是全市的青少年运动会上,也拿过不止一次。等他气喘吁吁地拿着钥匙跑回来,一遍进场铃已经响了。乔紫玉赶紧把书包交给他,分头奔进各自考场。总算他们学习底子好,这样慌慌张张参加考试,竟然还是全市并列的成绩。  事后,凌风和方梅笑着叹息说:“我们两个遇到你们两个,就是遇人不淑,怎么这么倒霉?要不然就是我们并列了。”    第二次是乔紫玉研究生毕业之后了,她想参加公务员考试。通过她父亲的关系搞到一批很系统、完整的复习资料。  偏巧同学们组织了一个暑期的夏令营活动,乔紫玉是很注意群众关系的人,尽管内心不想去,还是不得不去。她为了不耽误时间,就把资料一起带了去。谁知道,她背的书包带子突然在上山途中断了,结果连包带资料全部掉下了山崖。她下也下不去,急得坐在悬崖边大哭,跟着跳下去的心都有了。所有在场的男女同学,没有一个敢下去。乔紫玉含着泪,用目光找到马鑫。就一眼,马鑫毫不犹豫放下自己身上的东西,走向陡峭的山崖,然后抓住山上的树根,一步步爬下去。所有的人都为马鑫捏着一把汗,在悬崖旁关注着。  乔紫玉一眼泪花,死死抓住方梅的手朝下望。  方梅一个劲安慰她,“放心,他就一神人。没事,一定会安全上来的。”  很久以后,马鑫从下面打来一个电话。  “放心吧,资料一张不少。你们下山吧,我从下面沟里绕出去。”  同学们安全返回山下的大本营,马鑫却迟迟不见踪影。天黑了,乔紫玉和方梅焦急地站在帐篷外面,打手机却关机了。急得两个人都哭起来,跑去找队长,要求找人进山区找马鑫。就在这时候,马鑫一瘸一拐回来了。  原来他下去以后,发现包已经摔坏了,资料也散了一地,只好一张一张找回来,结果看见一张资料被风吹到树上。他爬上去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来,扭了脚踝。马鑫还是忍着痛找回了所有资料。也幸亏这些资料乔紫玉认认真真做了编号,马鑫又看过一遍,要不然,只怕少了也不知道。  乔紫玉看着马鑫手里捧着自己摔坏的书包,里面是那摞完整无缺的资料,狼狈地站在自己面前。乔紫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头就扑进他怀里大哭起来。这是乔紫玉次扑在马鑫怀里,也是的一次。马鑫虽然遍体鳞伤、狼狈不堪,可心里觉得值了。  他轻轻抚摸着乔紫玉的背,说:“别哭啦。我又没事。”  ……    等马鑫汗流浃背赶到市政府大楼,门口的警卫询问他找谁,他给乔紫玉打了个电话。  其实,这时候的乔紫玉已经恢复了平静。现在的乔紫玉毕竟不是那个时候的黄毛丫头,已经是38岁的人了。虽然至今还是个大姑娘,可毕竟经历了十数年的政坛洗礼早已成熟起来。  她接到马鑫的电话还是很欣慰,心里有甜丝丝的那种感觉,只说了一句。  “你就在门口等我。”  乔紫玉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守候在外面的司机问她:“市长,您是先去吃饭,还是我直接送您回家。”  乔紫玉摇摇手,说:“不用了,你下班回去吧。我有个朋友在下面。我今天不用车了。”  乔紫玉走出办公楼,上了马鑫那辆银白色的马自达。  等她安安静静坐好在副驾座上,马鑫才问:“你怎么啦?”  乔紫玉却答非所问地来了一句。“有你,真好。”  马鑫拍拍她放在扶手上的手背,说:“我有点受宠若惊。”  乔紫玉娇嗔地瞪他一眼。“讨厌。我一直对你不好吗?” 共 1307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阴茎癌的原因病理
黑龙江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云南治癫痫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