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沂信息港 > 旅游

穿越1862 第六十五章 我要报复!(求收藏)

发布时间:2020-02-15 22:09:58

穿越1862 第六十五章 我要报复!(求收藏)

“我想报复,我咽不下这口气!”

成都一处院子里,房屋内只有刘暹、霍广成两人,范德榜、亲随、卫兵等一个不再。因为他底下要说的事,要保密。

刘暹微眯起眼睛,目光锋锐的像刀子一样。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伺机而动准备捕猎的猛兽。

霍广成的身子一颤,报复?这干系太大。但接下瞬间里一股兴奋和畅快感就完全湮没了他。作为一个比较标准的楞头青,绰号‘小石秀’的拼命三郎,霍广成内心里对成都大佬们的不满不仅没有随时间淡去,反而随着胡中和实授四川提督,唐友耕记名云南提督而益发增大。

刘暹选中的人就是他。除了这位是自己的亲表哥外,就是霍广成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

要报复,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接触太平军。这个干系是能捅破天的,胆子小的人怎么能干的了?

“干!”霍广成压低声音爆吼,“这群瓜娃,过河拆桥,太不是东西!”不报复天理难容啊。

“那……该怎么报复?”

做事情可以,想法子不行的霍广成满怀期望的看着自家表弟。

“你去宁远这样这样……”

刘暹伏在霍广成耳边这样这样的说着话,具体什么内容,外人绝无所知,但霍广成是这天下午就不见了成都的。

霍广成走后,刘暹继续待在成都,时不时的上张守岱办公室逛一圈露露面,然后继续潜水。

对于施展开的报复,他没什么犹豫的。或许这种行咋看为很**,很脑缺,很没城府定力,但这真的是他深思熟虑之后下的决定。

在自己有能力的情况下,给骆秉章等忝点乱,让唐胡吃更多的亏,让石达开更好混一些,是不是也是一种另类的养寇自重?

反正他很不爽骆秉章、唐友耕跟胡中和,有不想看到石达开死。

诈做报复说给霍广成,只是顺着霍广成的脾气,让他能在这件事里表现的更加自然。

队伍扩充扩充再扩充,有张守岱的支持,养起一支三四千人的队伍还是小菜一碟的。刘暹官面上在潜水,荣经的队伍却一直在开张,同时借此机会,一场大练兵也同时在展开。

与石达开部精锐的交锋让刘暹知道了这个时代中国强军的底线。

或许用不了十年,冷兵器被淘汰后,眼下的所有军队都是渣。可现今的问题是,他部的肉搏能力必须加强。

四川还有铁,张守岱的照顾下,刘暹要用铁是很方便的。召集来一批铁匠和火药局‘挖’来的几个老师傅,他趁机打造起了自己的炮兵。

汉元式铁炮暂时不铸,只铸劈山炮和臼炮。

臼炮是一种很古老的火炮

,口径大,倍径小,曲道发射,射角很高很高。

简单的说,它就是原始的迫击炮。刘暹看重它的曲射打击能力。

现在的中国,炮兵还没有发展到一定规模,城墙的作用依旧有一定的保持。如果有了这种总量小,体积小,便转移,便携带,便发射的曲道打击武器,那可是很有作用的。

劈山炮也从百五十斤档次,扩充到二百斤、二百五十斤,三百斤,共四个档次。其中二百五十斤和三百斤两档次劈山炮,打散弹的同时也配上了铁弹。

专注于自身实力的夯实和扩充,刘暹对外面的事情只看不言,整个人低调的都没有半点存在感。也因为此,消失了二十天后的霍广成重新回到刘暹身边,就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期间刘暹没有间断与老巢城固的联络,刘卓、齐大林、周军三个不敢再有闹腾,至少明面上是如此,三人整日埋头新兵招募和训练,以“戴罪立功”,现今的留坝营已经有千五战兵,新兵营内还有两千人。之所以新兵人数这么大,刘暹得封副将的消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蓝朝柱几次出击城固,也都没有占上半点便宜。

七月中旬,刘暹盘算着石达开的动作,东西送去了一个月,应该到发起作用的时候了,他目光就紧盯着宁远。

唐友耕、胡中和是川中大将,两部清军的战力在四川也数一数二,是清军抵御石达开的中流砥柱。石达开有了件新武器,要想祭旗振奋军心,肯定要拿着两人开刀。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

想到唐友耕、胡中和将要遭受到的打击,刘暹就有一种幸灾乐祸,嘴里哼起了《空城计》,真有种我在城头看看风景的乐呵。

八月初,石达开于清军的大战爆发了。

已经收回了损失惨重的东西路两军的石达开,兵力总数高达六万。还有了李福猷、郑永和、唐日荣、杨远富等悍将。对面的清军也一样的声势浩大,唐胡一万多精锐,唐炯、谢国泰、庆吉、蔡步钟等两万人,保宁镇总兵周达武,八旗驻兵和总督标营一万多人,地方土兵团练小两万人,兵力总数相加将近七万。

石达开全面反扑。往昔火力薄弱,只靠着“惯走边地,避实蹈瑕,善陟奇险,蹑幽径”打运动战的石达开,这一回却猛地火力暴涨了不知多少倍。一门门火炮轰的最先杀到的唐友耕、胡中和、周达武三部,损失惨重。

虽然石达开最终还是撤去了云南,被‘赶’出了四川,但是这一仗的威慑影响重大。石达开数万大军走的浩浩荡荡,如果自由行军一样,数万清军根本不敢过分进逼,只是用眼光‘恭送’石达开而去。这根往昔时候相比,是天差地别了。

此战清军损失过万人,半数还是最为敢战的精锐。

石达开渡过了紫打地这个死结后,继续搅动着大西南云贵川三省的风云。

但刘暹的乐呵并没能持续多久,八月十三日,一封急报送到了成都。

——刘蓉大败。

汉中战局进入到七月下旬突然有了振动式的变化。这变化不在于清军,也不在于太平军,而是在于蓝朝柱的义军。他们往北攻克盩厔了!兵锋距离西安不足百里,瞬间关中震动。

宁羌州的太平军立刻有了动作,启王梁成富带领数万太平军出宁羌州,过南郑,往盩厔而去。

南郑城里的陈天柱、李楹等瞬间坐不住了。陈天柱立刻指挥手下对梁成富部进行拦截,同时快马急报刘蓉,请他迅速发起进攻,牵制住宁羌州的太平军。

刘蓉被盩厔失守的消息也很震动了一下,不敢继续跟太平军打静坐战,虽然据他估算陈得才就要回兵了。

刘蓉立刻督促手下清军向宁羌州发起进攻,同时以朱桂秋、张由庚的“桂字”“响导”两营为偏师,由巴峪关进军南郑,堵截太平军。

八月八日,宁羌州七盘关战鼓震天,炮声不绝,天黑才收兵停火。九日,两军再鏖战于黄坝镇,战斗更为激烈,清军倾巢出动,太平军也调集大部兵力回击堵截,火箭炮弹多如蝗虫横飞。

刘岳昭部打前阵,湘果军打接应。午后,湘果军不支退却,刘岳昭军后阵大乱,太平军奋力追杀。几路清军全被打垮,各寻退路溃逃。

刘蓉从湖广招募来的数千练勇由柏林驿、王家山逃窜;果健军由东河向东南溃逃;湘果军最倒霉,他们本想由李家村、卢家沟往嘉陵江方向逃窜,那里有桥,可以过江。但大桥早一步被太平军的马队给破坏,湘果军前有大河,后有追兵,军心大溃,不能制止。

太平军据有利地势,乘胜追击,致使湘果中右两军全军覆没。

得胜之后的陈得才继续率军追击十余里,直捣清军新筑巢营。此一仗直杀得清军尸积如山,沟水皆赤,援军新垒,成为灰烬。

实力浑厚的刘蓉一下被打了个半残。

而究其原因,是因为太平军在打仗之中突然会投火药罐了!

看到战报上的这一点,刘暹额头三道黑线生起,好似一群乌鸦呱呱的从头顶飞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