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沂信息港 > 生活

浪客剑无名 第3章:小庄

发布时间:2019-09-26 03:28:06

浪客剑无名 第3章:小庄

小庄似乎察觉到了韩歆的异样,小声说道:“这些伤,有些是村里人弄的,还有些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现在都不疼了。”

“村里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你?”

“我也不清楚,大概是因为我从小没爹吧。从小就被他们欺负,小孩们,大人们,似乎都喜欢拿我跟我娘出气。”

“你娘呢?”

“在我五岁时就死了。”

想到明天小庄也将被村里的人处死,韩歆竟然忍不住小声哭了起来。

“姐姐怎么啦?是小庄惹你生气了吗?”

“不,小庄很好,姐姐只是有些伤感。”

“姐姐肯定是个非常漂亮的人,虽然小庄现在眼睛瞎了看不清,但我能从姐姐身上感觉到温暖,和我娘一样。”

洗完澡,安排小庄睡觉后,韩歆不禁长长的舒了口气。这些天在路上奔波,韩歆次觉得这些苦很轻很轻。

烧了些水,韩歆也准备洗个澡,放松一下。

“没想到那个阻退梁军的人竟然是个小男孩,看来这次是真的白跑一趟了。不过要是名无大叔肯和我一起去越国就好了。”澡桶中,韩歆思索着。

“嘻嘻嘻”

突然,窗外传来一阵细碎的偷笑声,韩歆刚放松的神经立刻绷紧,快速穿上衣服,拿着刀朝窗外望去,只见一个人影朝村子里跑去,韩歆赶紧跟了上去。

没走多远,韩歆便听到了一群男人低声的交谈声,韩歆躲在一处石堆后面,仔细听着他们的谈话。

“你们这帮小子想干什么?”

“这声音,难道是村长的?”韩歆心中大惊。

“老大,那么漂亮的小姑娘就在我们嘴边,却只能看着,我们实在是有点忍不住了。那小姑娘简直就像是个仙女,难道老大您打算就在样放她离开吗?”

“是啊是啊,大哥,这姑娘可比七年前您抓来的那个女人更迷人啊。而且,这次是别人送上门来的。”

“话虽如此,但是她那个师傅我们可是都见识过的,不是我们惹得起的家伙啊。不过既然大家都有这心,我们还是得从长计议。”

“谢谢老大!”,“谢谢大哥!”……

听到这儿,韩歆觉得事情不对劲,赶紧溜回了屋子,想要叫醒名无,可令她奇怪的是,名无好像个死猪一样,韩歆用尽各种招数,名无就是醒不过来。

无奈之下,韩歆回到自己的房间,关好门窗,紧紧的抱着已睡着的小庄,眼睛死死盯着门缝。一整夜,韩歆都觉得漆黑的房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盯着自己一样,稍不注意就会把自己拖入深渊。

“姐姐怎么啦?身体一直在发抖。”小庄不知什么时候醒来。

“没事,安心睡吧。”韩歆调整一下呼吸,稍稍冷静下来。

“以前,娘也经常这样抱着小庄。”

韩歆摸了摸小庄的脑袋,渐渐放松下来,很快韩歆就觉得困意袭来,眼皮开始不自主的往下掉,但她却不敢睡去,“不行,这样下去,很可能会被村里的人偷袭,不行……”

…………

“哇啊——哇啊——”

“婴儿的啼哭声?从哪儿传来的?而且,怎么这么热?”韩歆小心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处在一处峡谷中,四周长满了绿树,夏蝉像一壶沸腾的开水,吵的令人心烦。

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女人满脸兴奋的抱起一个婴儿。

“哟西哟西,乖乖,别哭。”女人逗着怀中的婴儿与身后的丈夫相视一笑。

但是,紧接着,画风一转,男人倒在了一片血泊中,而女人抱着婴儿被一群强盗围了起来。

“求求你们,别杀这孩子,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女人哭着乞求道。

“你是傻瓜吧!这娃娃是我们设的诱饵,你上当了不仅不想杀这娃娃,竟然还想救这娃娃,这还是我们次遇到啊。”

“如果这孩子死了,我也会自杀。”

“那就留着这娃娃吧。还是让我们先快活快活吧。啊哈哈哈……”

“住手!”虽然还没弄清情况,韩歆还是立刻跑去想要阻拦,但是,刚向前走一步,画面却又变了。

阴暗潮湿的地牢之中,刚才见到的女人被关在一间牢房之中,她看起来异常疲惫,却带着淡淡的笑意给怀中的婴儿喂着奶,嘴里小声哼着童谣。

“人之子,啾啾而食;兽之崽,嗷嗷而食;子与崽,异者几希;人之乳,洁白而香;兽之奶,纯粹而醴;乳与奶,异者几希;子教以礼,崽学以蛮,翩翩而成,异者巨兮。”

“哐当,哐当”牢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猥琐的胖男人,胖男人端着一碗剩饭递给女人。

“快点吃,吃完,好让爷再乐呵乐呵。”

女人小心放下婴儿,端起碗,正欲吃,婴儿却突然大哭起来,女人赶紧扔掉碗,抱起了婴儿。

“我说你啊,把小孩扔了不就好了,又不是你生的,不知道你脑袋在想什么?”

女人抱着婴儿只是瞅了一眼男人,并没有作声。

“你不吃了是吧?不吃了就跟我过来。”男人一把抓住女人的胳膊,强行将女人拉进了审讯室。

“你们怎么能这样?”韩歆跟在后面,来到审讯室,却发现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奇怪,人呢?”疑惑中,韩歆从审讯室中出来,却发现牢房中,一个憔悴的女人蹲在墙角处,瑟瑟发抖,怀中紧紧抱着一个两岁大的男孩。

这时,进来三个男人

浪客剑无名  第3章:小庄

,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说道:“把他交给我们吧。”

“你们想干什么?”

“哈哈哈,这里是盗匪村,我们总不能白养一个与我们没什么关系的小孩吧。”

“求求你们,怎么样都行,千万别杀他。”女人爬到男人身边,拉扯着男人衣袖,低声乞求。

“呸!”一个男人朝女人吐了口口水,“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就算杀了他,你又能怎样。”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放心,我们不会杀他的。我们会悉心培养他,让他长大后成为一个听话的奴隶。以后要是有什么危险的活,就交给他了,哈哈哈。”

大笑声中,男人强行将小男孩夺走……

此后的三年,男孩白天,经受着强盗们各种非人的虐待,晚上就回到牢房与女人在一起。每晚,女人都会紧紧抱住男孩,就像抱着世间珍贵的宝物。

时间慢慢流逝,地牢中的女人一天天憔悴下去,男孩在强盗们扭曲的教育下慢慢成长。渐渐,在经受各种肉体痛苦之后,男孩的身体忘记了疼痛,不管人们怎么打他,他都觉得像是在剪头发一样,甚至,他都忘记了人类会疼这件事。

“也好,忘记了也好,这样你就不会痛苦了。”当女人知道时,女人只是小声念道。

男孩五岁时,一天晚上,一个醉酒的男人跑进了女人的牢房,胡乱发泄一番后,男人又随手捡起一根木棍,像在捣年糕一样,戳瞎了女人的双眼。

当男孩回到牢房中时,发现娘倒在地上,抱着脑袋呻吟着,男孩问道:“娘,你怎么啦?”

女人强忍住疼痛,如是答道:“没事,娘只是头有点不舒服。”

小男孩轻轻拿开女人的手臂,这才发现娘的眼睛没了。但是男孩脸上没有惊讶,也没有痛苦,有的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娘,疼吗?”

“不,一点也不疼。”女人强装出笑脸,抱住小男孩。

“是吗?”男孩嘴中小声念道……

不久,女人染上了重病,强盗们将女人拉出来,绑在木头上,打算烧死。

那天晚上,男孩静静地看着自己母亲的身影一点一点消失在烈火之中。而女人,竟然没有发出一丝痛苦的叫声,直到其化为灰烬。

…………

清晨,韩歆醒来时,发现自己脸上竟然全是泪痕,枕头边也湿了一片。“我这是怎么啦?”韩歆摸着自己的脸,小声问道。低下头,韩歆看到还在熟睡中的小庄时,一副画面突然从其眼前闪过,画面中,一个消瘦的女人抱着一个婴儿。韩歆似乎想起了什么,又似乎没有。

这时,她想起昨晚偷听到的话,便想跑去告诉名无,走出房间,才发现村长和名无都在屋子里。村长手上提着一个装有早饭的桶。

“小姑娘,你醒啦。快来喝点粥吧。”村长。

“韩歆,你今天就陪陪小庄吧,剩下的事交给我就行。”名无。

“可,村长他们不是……”韩歆很想将昨晚听到的话告诉名无,但话说一半,名无突然伸出手轻轻拍了一下韩歆的小脑袋,“放心,不会有事的。”

“村民好心为你们准备的早饭,你们快吃吧。”

看着桌上的早饭,韩歆脸上泛起了愁色,想吃却不敢吃。

“你们怎么啦?快吃啊,这是村民们的一片心意。”

“我还是等小庄醒了一起吃吧。”韩歆为难的推辞道。

名无拿起碗,正欲吃,韩歆立刻大喊一声:“别!”

但,“咕隆”一声,名无早已将食物吞了下去。村长脸上渐渐浮出诡异的微笑,双眼充满期待的看着名无,而韩歆则目瞪口呆。

“咕隆”名无若无其事的又吃了一口。

“你们怎么啦?干嘛都看着我?”

不一会儿,名无一个人将所有的早饭都吃完了。

“你,没事吗?”村长脸色由激动转为疑惑。

“有什么事?”

“额……不。我是说你们今晚要是没事,我们想举办一场宴会来答谢你们。”村长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慢吞吞的说道。

“好啊,我们会去的。”名无。

“那我就先告辞了。”说完,村长便离开了。

韩歆迷糊了,她不清楚,名无到底知不知道村长想要害他。之前名无打断她的话,韩歆以为名无什么都知道,但是刚才名无毫无顾忌的吃下早饭,又像是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是说明白一点比较好。”想到这,韩歆说道:“名无大叔,村长他们……”

南平治疗癫痫病方法
南平治疗癫痫病费用
南平治疗癫痫病医院
南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南平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