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沂信息港 > 美食

在服饰街上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37:33

太阳刚下山,天色显然暗下来,不久便将夜幕降临。杨大嫂没有一丝犹豫,收拾自己的家什回家来了,杨大叔一个人继续忙活。事实还有很多活计,平时他们也会一起拼到天黑无法看见。只不过今天星期六,在县城印江民族中学读书的儿子杨俊要回来。车程约莫多少分种,走到家里多少分钟,他在什么时候可能到,她早已经估计得很熟悉———只要不出什么意外,他定会准时回来。每次,她都准时做好晚饭,以便他回来便能吃———生怕他挨饿。她三十几岁,由于生活十分艰苦朴素,勤劳耕作,肤色都很差,劳作了一天,这时面容憔悴,已象是四十几岁的人,足足衰老了十岁,穿的衣服虽然仅破了几个洞,却相当陈旧,不知穿了多少年。她把已经破烂得同凉鞋的绿军鞋靠在墙上,换上破烂得还可以凑合的凉拖鞋;衣服,尤其是裤管粘了许多土,便只能用手使劲拍打。洗净了手,她便开始做饭。不久,在镇上念中学的女儿回来了。她象见到儿子一样高兴。  天一黑,杨大嫂便注意外边的动静。有两次,山下的狗叫起来,她总说:“晓是不是他回来了?”  女儿纠正说:“哪有那么快!还有一会。”  天黑不久后,杨俊准时回来了。饭刚刚煮熟。  在一片团聚的温馨中,一家人开始吃饭。两夫妻总忘不了问杨俊的学习情况,提醒他一定不要贪玩,刻苦用功,杨俊一样回答得很好。两兄妹穿着紧跟潮流,整洁而鲜艳,脸上红光满面,跟两夫妻的大相径庭,显得很不协调,他们仿佛是过路的城里人来做客。  第二天下午,两兄妹返回学校。杨大嫂特意呆在家里干些杂活,煮早面条作为早晚饭给他们吃了去。她自己却怎么也不吃,表明自己还很饱,一股劲儿反过来劝他们尽量多吃些,以便晚上可以省下买粉(饭)钱,在很需要时用得着。既然是念高中,又是在县城,夫妻让杨俊在外面租房,用夜化灶,让他有良好的环境学习,睡好,吃好。吃现成的饭菜尽管也十分朴素,但总比吃罐罐菜要好吧?每次,杨大嫂为他准备些蔬菜,泡的酸菜。母子俩走出厨房,杨大嫂站在门口,看着儿子跨下院子,总忘不了警醒他,一定要刻苦学习。  杨俊回答:“你放心好了,我心里清楚!”  杨大嫂哈哈笑了:“你心里清楚就是啦,就怕你不清楚。”  明天星期一,又轮到赶印江。杨大嫂需要买一些生活品了,准备了一背蔬菜去卖。天刚打曙光,她便起来煮早面条吃,为了省下在街上吃粉钱。她穿上那身专门的好衣服,但已经十分称旧,黯淡无光,尽管完好无损,却三年了,与她倒十分相配。不到一个上午,按照她的要求,菜便很好地卖完了。接下来便是去逛逛集场,买她需要的各种东西。  乡下人总有一个好脑子,买东西和在地理干活一样精明能干,他们用锐利的眼睛洞察卖主的脸色,以防被骗价买贵;他们自己对产品挑挑剔剔,提出各种缺点,毛病,借此杀价,为了能更便宜买下,他们常常提出苛刻的价格与卖主周旋,一场恶仗下来便是把半天。有时,双方不能决定下来,如果卖就买,不卖他们干脆就走人。杨大嫂也是这样的人,在肉摊逛了一个多小时,才买下几斤熬油肉。她走出农贸市场,来到大街上,太阳当空,正是中午热的时候,印中的学生们有的还走在回家的路上。  她朝下面的百货广场走去,去服饰街买条围裙,给丈夫买件短袖。广场往西走的那条街便是服饰街,在街口聚集着许多小食摊,烧蜂窝炉,摆几张小桌子,一直走进去很远,一家挨一家。进出的人密密麻麻,但还是产生了空隙。杨大嫂走在左边的人群中,突然停了下来,她一动不动地盯着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一对青年男女并排坐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十分开心,只见男的舀起一勺冰西饭送进女的嘴里,女的则舀起一勺送进男的嘴里。她一眼便认出来,他是儿子杨俊。同时,她感到一种难为情或者是一种羞耻,心里象掉下了什么东西,伤痛与愤怒迸射,迫使她想要哭泣。她把眼睛眨了又眨,嘴用力吞了几口气,勉强镇定下来,还是决定走过去与他见个面,打声招呼。  可她没有走几步,男子突然看见她却装做没有见到,立即拉着女孩的手匆忙往上面走去,女孩掉转头莫明其妙地望了望杨大嫂这儿,一张漂亮的脸。  杨大嫂终于忍不住哭泣出来,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她赶紧伸手拭去,顺手拉掉流出来的青鼻涕,朝服饰摊走去。 共 165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性交障碍的临床表现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癫痫病
儿童癫痫的前期症状有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