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沂信息港 > 故事

创业中如果我们专注过头可能反而得不到好结

发布时间:2019-03-28 20:32:15

书评

从小到大的敎育吿诉我们,要成功,就必须努力,透过计划、策略、分析等按部就班努力争取,运气只是一股无法操之在我的力量。然而,《运气生猛》的作者法兰斯.约翰森(FransJohansson)却提出了一套否定这些约定俗成的观点。他指出,成功是随机的,且随机程度远超过我们的想像,意料之外的机运才是致胜的关键。从本书的原文书名《TheClickMoment:SeizingOpportunityinanUnpredictableWorld》,可以较易理解约翰森的主张,他的意思是,要在这个高度不确定的世界中成功,就必须懂得抓住各个瞬间即逝的机遇。

骤眼看,说“成功归功于运气”,这似乎与我们一直坚信“努力就能成事”的价値观相违背,而如果只能坐待机缘巧合的运气降临才能致胜,那不就等于叫大家“等运到”?不过,读完本书便会了解,作者所指的并非是“凡事听天由命”,而是靠自己努力的同时,还可以设法掌握及增加生命中的随机性,将意料之外的因素转化为优势,让自己有更多达成目标的工具,等到时机成熟,成功就会酝酿而成。书内举出了许多案例,道出成功背后如何为机遇所影响,例如:一块格仔松饼,给NIKE创办人产生了设计鞋底的灵感;一个早晨做的梦,让六年没写过半个字的家庭主妇StephenieMeyer写出畅销千万册的《暮光之城》;一杯米兰咖啡店的拿铁,令STARBUCKS主管决定从咖啡设备商转而发展成咖啡王国等等。

无可否认,努力固然重要,但如今已不再是努力便能成功的年代。约翰森指,在这个瞬息万变且变化还在不断加速的世界,成功变得愈来愈无迹可寻。以往,策略和分析能帮助我们打胜仗,社会、经济的发展都仰赖计划,而预测则让我们建立各种产业。但是随着时代改变,不确定性已成为常态。曾几何时,原本超乎想像的事,现在都成了事实。原本无懈可击的强人或大企业会突然垮台,而谨愼分析及周详计划却往往赶不上变化,一切都在弹指一瞬间发生,我们从小学到的致胜方法已经失效,如今成就个人、组织、产业、城市和国家的不再是计划,而是万事俱备下的某个瞬间。

今天成功往往发生在意料之外,命运总会在某个意想不到的时刻突然瞬间转向,暴红与成功,这些事虽然没有公式可循,但却代表人人都有机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改变世界。在此举个大家耳熟能详的例子:南韩歌手PSY出道十多年,去年以一首《GangnamStyle》暴红,洗脑的中毒式旋律与“骑马舞”风靡全球,让他成为红遍全球的国际知名歌手。正如作者所言,每个人都有可能遇到这种弹指定成败,甚至改变一生的时刻,但我们从未为这些关键时刻给予足够的重视,而且往往只在事后回顾时,才能看清究竟命运是在哪个时间点开始转向。

既然机遇比人为投入更能扭转成败,那么在运气来临之前,我们还能做些甚么?作者认为,应设法为自己创造更多“关键命运时刻”(TheClickMoment)。这些时刻倾向在两个不相关的概念、点子或人物相遇时发生。当中,他提出了四个增加随机性的方法,包括:不要太专注于某件事,让自己看见各种可能性;采用交集思考,增加产生洞见或灵感的机会;跟着好奇心走,促使机缘巧合发生;拒绝接受可预测的途径,摆脱旣定逻辑,藉此才能做出与衆不同的事,异军突起。不过,仅仅创造关键命运时刻仍不足够,因为遇上这些时刻也只是代表机缘的出现,接下来,还必须持有热情和勇气,努力去尝试,采取行动,“下果敢的赌注”,并要善加利用影响我们的种种“复杂动力”,借外来因素的力量为自己创造优势,这样才能将一个关键命运时刻,转化为某种大成就。尽管我们不可能主动触发关键命运时刻,却能在这些时刻来到时,让自己参与其中,只要能针对意外的机遇或洞见,采取进一步的行动而非置诸不理,设法吸引复杂动力自动靠拢,密切审视各种意外发现,就能掌握这些复杂性给我们的启示,引导我们走向成功。本书结合大量实例佐证阐述作者的“好运法则”,启发读者以有别于过往埋头苦干的思维去改变命运,为自己的才华与努力加分。

精彩书摘

第八章 让“改变命运时刻”尽快到来

受米兰街角启发的星巴克

1983年春天,星巴克公司甫上任的零售业务及营销主管霍华德·舒尔茨到意大利米兰出差,参加一场国际家用品展。舒尔茨抵达后的某天早上,他决定从下榻的旅馆步行到会议中心。途中,他发现某条小街上有一家小型浓缩咖啡馆。他好奇地走了进去,结账人员微笑着向他点头致意,柜台后方的另一名男子更是开心地跟他问好。舒尔茨听到一大股水蒸气从浓缩咖啡机器里冒出来的嘶嘶声响,接着,他看见咖啡调理师为一个顾客调理一小杯浓缩咖啡,再为另一个客户准备一杯有着满满奶泡的卡布奇诺。所有顾客全都围着柜台站着,整家店沉浸在友善的谈笑氛围中。

舒尔茨后来离开了,但他走了不到三公尺,便注意到半个街区外的另一间浓缩咖啡小馆,这一间小馆甚至比间更拥挤。他一走进去,便见到咖啡调理师亲切地叫着顾客的名字,和他们打招呼,所有人都自在地谈笑风生。短短一个街区内就有两家类似的店,店里全都挤满顾客。后来,他更发现米兰处处都有这种浓缩咖啡馆。

当时星巴克并没有销售杯装咖啡,这家位于西雅图的零售商主要是销售袋装的特级咖啡豆,同时也卖高级家庭酿酒设备。事实上,舒尔茨参加这次展会的目的,就是要帮公司寻找好的厨房用品、咖啡机和其他商品类型。不过,贸易展结束那天,舒尔茨回到当地的大街上,希望探索更多浓缩咖啡小馆的秘密。他对这些小馆很感兴趣,有些看上去时尚又高级,有些则是吸引工人阶层的客户群,多数小馆里的椅子都不多。当地这种浓缩咖啡小馆的数量多到让舒尔茨非常讶异,他说:“光是在米兰市,就有1500家,全都位于每条街的转角处,而且都挤满了人。”

然而,直到他尝了有生以来的口拿铁咖啡时,才获得了的启发。他说,那简直是完美的饮品。

这时,他才终于了解到,尽管他的公司对咖啡非常专业,却忽略了一件极为重大的事,星巴克完全搞错了。销售设备和袋装咖啡豆的商机并不大,但喝咖啡则是一种共同的社会经验,你会和朋友分享喝咖啡的感想,不会独自一人默默品尝。他说:“这就像一种顿悟,领悟这个道理的那一瞬间,我的身体甚至在颤抖。”

这个顿悟就是:没有一个美国人懂这些东西。

一个对的时刻,改变你的一生

舒尔茨很可能并不是个产生这个洞见的美国人,不过,

创业中如果我们专注过头可能反而得不到好结

他却是那个“对”的人,而且,他是在“对”的时刻产生这个见解。不过,诚如我们见到的,舒尔茨做的某些事,还有他做这些事的方式,都让他产生这个洞见的几率提高。

乍看之下,“关键命运时刻”似乎很容易制造。毕竟如果你想增加自己人生中的巧遇次数,只需要和更多人见面,让自己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点子,并累积更多印象就好。如果这是真的,那代表我们应该参加更多宴会,经常去旅行,同时花更多时间在脸书等社群络上、参加更多研讨会,或搬到某个人口较多的地区,像是纽约或香港。

虽然这些方法全都有其优点,但光靠这些方法似乎还是不足以让我们达到目的。以我在意大利北部旅游时巧遇到的一个人为例,他是个美国游客,他一开始就打定主意,不浪费这次假期的任何一个时刻。我遇见他时,他刚从比萨过来,在此之前,他还去了威尼斯、锡耶纳、米兰、阿马尔菲海岸和西西里岛,隔天还即将前往罗马。我们相遇那一天,正好是他这次假期的第10天,我问他到目前为止是否觉得愉快,或者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想,但他完全说不出任何想法。他说:“等回家看过途中拍的照片后,我才会知道自己是否玩得愉快。”

你有可能游遍世界各地,却没有见到任何能改变职业生涯或生活的事物。你有可能去参加很多晚宴,却没有和任何人产生交集,即使是住在纽约市,也可能过着一种无聊的普通生活。尽管冯芙丝汀宝看见电视上的朱莉·尼克松·艾森豪威尔后,产生了一个强大的洞见,但多数人却可能在电视前待了几百个小时,却没有碰上那样一个“关键命运时刻”。尽管萨金特和威斯共同产生了一个工作上的突破性洞见,但多数人可能工作很多年,都没有和同事之间产生那样的关联。

换言之,如果要提高自己碰上“关键命运时刻”的几率,光是让自己接触到很多人或产生更多印象是不够的。每个人每天都会遇到很多人,产生很多印象,但我们还需要其他某种东西才能达到目的。

我们将在这一章检视4种方法,这些方法都能让个人或组织碰上这种关键时刻的几率提高。不管是个别或合起来看,这四个方法都有一个共通点:每一个方法都蓄意将随机性导入我们的人生、职业生涯和企业。

方法一:不要太专注于某件事

舒尔茨的故事里引人入胜的部分之一,就是他当初是怎么想到要把星巴克打造为今日的模样。他那个伟大洞见和家用品无关,但他是到意大利出差,参加家用品展会,不是到那里研究世界上棒的咖啡。而这就是个增加“关键命运时刻”的方法。你必须花时间,甚至特地安排时间,去探索和直接目标无关的种种事物。

你必须能放弃专注于某件事,这样才能看见周遭的各种可能性,同时和这些可能性产生关联。然而,这对多数人来说,却是个很大的挑战,因为人类天生就倾向于专注目前手上的工作。

举个例子,让我们看看以下练习:下图是五张牌。我要你选择其中一张,同时把它记下来,接着翻到下一页。

你应该会发现,我把你选择的那张牌拿走了。我挺厉害的吧?

你显然知道这当中一定有鬼。答案其实非常简单:如果你比较一下这两页上的牌,就会发现这一页的四张牌和前一页的所有牌都不一样。换言之,我把所有牌都换掉了。

这是一个永远不败的魔术把戏。当你完全专注在一件事情上时,就会忽略周遭的其他事物,就某种程度来说,这时你会变得有点呆呆的。这个现象称为“不注意视盲”(inattentionalblindness),这是很多人经常研究的一种人类现象。和这种效应相关的心理学研究很多,其中的一个,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大猩猩实验”(GorillasinourMidst)。

这个研究之所以有名,是因为研究结果非常惊人。这个测验的影片里有两支队伍在打篮球。每一队都有三个人,其中一队穿白色队服,另一队则穿黑色。这些选手在场内不停地奔跑并来回传球,参加测验的实验对象必须默默计算白队彼此传球的次数。这看起来非常简单,但却需要某种程度的专注才行。

多数看过影片的人都能正确算出选手的传球次数,不过,真正重要的并非传球次数,重要的是:大约有一半接受测验的人,没有看见一个假扮大猩猩的女人走过房间中央。她很突兀地出现在房间内,而选手则是在她周围不断地传着球。接着,她会停下脚步,捶打自己的胸部几次,才走出摄影机的拍摄范围。

研究者问实验对象,是否有看见一只大猩猩出现在画面中央整整9秒的时间,结果有一半的人回答没看见,等这些人再次观看那段影片后,很多人根本不相信影片没有被掉包。世界各地不断有人进行这项实验,但每次的结果都相似。

◆“不注意视盲”让你忽略许多关键事物

我们很可能会因为太专注于手边的工作,而忽略掉一个非常显而易见、且百分之百有关联的事物。而且在现实生活中,这种蓄意偏差会以各种方式,影响我们创造“关键命运时刻”的几率。

举出差为例。传统的方法是根据你的会议来安排行程,这当然是以效率和专注度为考量。举个例子,舒尔茨到米兰出差的目的是要参观酿酒设备。他必须和供应商见面,听取专题小组的意见,同时设法推敲竞争者的可能作为。当然,他应该也会安排一点玩乐的行程,抽离工作几个小时,好好享受一下米兰的气氛。

不管怎么安排,他一定会尽可能把这段短暂的出差时间花在刀口上。即使他有注意到咖啡馆里那些技艺精湛的咖啡师,以及人满为患的景象,他多半都得继续往下一个既定行程迈进,或者说,尽管他深受吸引,也没有多少时间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不过,舒尔茨却愿意特地腾出时间,他没有专注在原本应该专注的事物上,尽管只是短暂地将目光移开,却创造了截然不同的结果。

这个说法听起来可能有点违背一般人的直觉。我们通常要求要专注在特定事务上,绝不能转移焦点,因为不能专注的人似乎注定失败。我们会设定目标,接着想好要做哪些具体的事来达成目标,再来,我们便会想尽办法完成这些事。

多数人每天都忙着回应立即性的需要——回复电子邮件、回,还有依照电子邮件和短信的指示做事。我们习惯只专注在手边的事物,对可预测且平稳的进展感到满意与安心。但这个方法会让我们变得很难接触到一些未经筹划的时刻,而偏偏在这些时刻,我们才更有可能发觉其他人无法察觉的点子和机会。

英国赫特福德大学的心理学家理查德·怀斯曼(RichardWiseman)曾著《幸运的配方》(TheLuckFactor)一书,他花了10年的时间研究一般人对“好运”的感受。他很想知道认为自己幸运的人的行为模式,是否和认为自己不幸运的人不同。大约有一半的人认为自己很幸运,14%的人认为自己不幸运,其他则不置可否。

他注意到这三个族群之间的差异可说是包罗万象,,他也透过许多研究来阐述其中某些差异。怀斯曼发现,极端认真尽责的行为模式,反而可能阻碍一个人获得好运。一般人总认为“认真尽责”是达成成就的重要因素,因为这种行为能确保一个人的执行力,但是,那却也会让我们错过周遭不断出现的好点子、进步的机会或关联性。遗憾的是,由于我们把所有精力都严谨地注入在某一个方法上,反而导致我们错过了意料外的成功途径。就这部分而言,我们非常可能因为专注过头而适得其反。

◆专注过头,反而得不到好结果

怀斯曼进行了一项能阐述这个效应的实验,在实验中,他给实验对象一份报纸,并要求他们数一数报纸里有多少张照片。那份报纸共有43张照片,而且多数实验对象都成功在几分钟内找出所有照片。然而,多数人却忽略了报纸第二版上一个写着“不要数了,这份报纸有43张照片”的大图例。另外,还有一份半版的讯息上写着“不要数了,告诉实验者,你已经看到这个讯息,而且赢得了250美元”。但实验对象也没注意到。

怀斯曼在另一个实验中,安排两个人体验两个相同的机会:地上的一张钞票,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商业门路。其中一个实验对象认为她自己通常都不走运,另一个则说他每件事似乎都很顺利。实验开始后,那个自认幸运的男人很快就注意到地上的钞票,并随即把钱捡起来塞进口袋。接着,他也开始和咖啡厅里的一个商人攀谈(这个商人是怀斯曼刻意安排的)。另外,那个“不幸运”的女孩则非常专注,她浑然不觉地跨过地上的钞票,而且自顾自地啜饮着自己的咖啡,完全没和那个商人说一句话。就某种程度来说,这两个人的运气都是自己创造的。

这个实验给了我们什么策略启发?有时候,我们必须放任自己的分心,而非老是聚焦在手边的工作上。这听起来也许很讽刺,但有时候,特地安排一段时间去做某些未经筹划且意料外的事,确实很值得。我们必须每天为自己留下一点时间,探索和当前目标无关的事物。给自己一点喘息的空间后,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很多隐形的机会,同时更有机会碰上各种影响深远的“关键命运时刻”。

一定要为自己的时间表保留一点弹性。接着,还要利用这个弹性来探讨某种和手边工作无关的事物,或者进一步追踪你曾有过的一个古怪想法。

事实上,你应该经常问问自己:“以我目前的时间表来说,是否有可能发生任何未经筹划或意料外的事?如果关键命运时刻来临,我是否有能力针对这一刻做任何事?”萨金特和威斯在微软晚宴中的会面,完全是未经筹划的。当DVF察觉到裹身式连衣裙的潜力后,她自己也非常讶异。你不可能自己制造出这些时刻,但如果偶尔给自己一点空间,不要老是专注在某件事,可能就会发现这些时刻比你想象的更常发生。让自己不要老是专注在某件事的方法之一,就是蓄意朝不同的领域或文化去探索,而这也是下一个方法的基础。

注:若您爱读书爱读点,我们欢迎您关注虎嗅旗下的公众号“书入法”(Roobook)。你的一部分是你读过的书决定的,书入法精心挑选好书和美文,愿你在此每日遇新知予你欢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