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沂信息港 > 故事

关于父亲

发布时间:2019-07-13 05:28:30

关于父亲我还能再说些什么,天越来越热了这个时候的父亲,往往都是一年里忙的时候,一边是工地里的活,一边是田里的活,无论哪一边都不能没有他,就像我与父亲的感情,父亲老了,真的老了,往年打电话都会说,男人在外不要想家做事重要,可近些年却也不这么说了,父亲是不善表达的,尤其是言语上,总是吃别人的亏,父亲也是一个严父,虽不善表达,但大道理都懂,在我眼里父亲一直都是一位铁骨铮铮的硬汉,无论何时,只要我有需要都会出现在我的身边,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有默默的行动!然而近年来父亲却时不时的会在电话里提起想我的事!这倒使我有些措手不及,父亲这般柔情对我宛若回到了那段懵懂无知的岁月!我依然记得,小时候我总爱生病发烧,有一年甲流,班里有一半以上的人生病发烧,我也未能幸免,那一次发烧连续了一个星期,我发誓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几天父亲为我所付出的辛苦!那时正值寒冬,偏巧又赶在阴冷潮湿的雨季,白天父亲在外干活,下午提前回家,开着手扶拖拉机,载着我去离家里十几里路外的小诊所,路上父亲穿着破烂的有些漏风的袄子,让我躲在他的背后替我挡着迎面吹来的冰冷刺骨的寒风。那时候我就觉得父亲的身体里面应该有一个火炉,所以他不怕冷,这结论还没被证实,就被一场大雨给淹没了!那天晚上,已经吊完水回家路上的我们被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弄的狼狈不堪。也是那一次,我知道了原来父亲的身体里并没有火炉,那场大雨来的很突然,砸在脸上犹如冰块一样,脸被砸的生疼。为了能照顾到父亲不被雨淋透,我站在后面用力的撑着伞,用力的将伞往父亲头上移!可是路上风太大,雨更大,瘦小的我根本撑不住,到家,父亲全身已经湿透,冻的四肢麻木,那一夜,那一段路,那一场风雨,我此生难忘!然而父亲的柔情自我次踏入校门那刻起就消失了!直至近年来父亲的柔情似乎又是回来了,这时,我已经意识到了,父亲是老了,他在电话里也常和我说,我也老了快干不动了,你能快点成家吗?言语的迫切,使我感到焦急且无措!我不知该怎么回答父亲!我不敢跟他保证,我怕我没能力 做到。我也很自责,当初若是能听父亲的话。或许到了今天,父亲就可以骄傲的放下肩头的重任了!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好的治癫痫病研究院
重度癫痫怎么治疗更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