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沂信息港 > 养生

孤岛世界第一百三十八章最后的疯狂

发布时间:2020-01-25 16:04:13

孤岛世界 第一百三十八章 最后的疯狂

“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对手势大的时候,就避免和对手正面交锋,从侧面迂回,以动摇其根本,这是最好的选择。”乌鸦悠然道,“小丫头学的很快,已经可以把我逼到这种地步了。不过,你觉得我会笨到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吗?”

“似乎哥哥一点都不担心呢。”张露和杜明对视一眼,朝杜明轻轻点点头,这才眯着眼睛微笑的说道,“是不是还有什么我没有学到的东西呢?”

“呵,既然这样,最后教你一点东西吧。”乌鸦的笑容一敛,正色的说道,“首先是第一个道理,在这个时代,金钱、权势、地位,这些都是虚的,只能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救你的,只有力量,力量才是唯一真实的。”

“一座城市失去力量,很快就会毁于异兽或者妖灵,一个人失去力量,就只能躲在城市里瑟瑟发抖,把命运交给其他人来主宰。而作为一个势力的领袖,如果失去可以控制的力量,你猜会发生什么?”

“自然会发生像大伯那样的事了。”张露一点也不会因为自己偷偷毒死了张同就有什么愧疚,神色如常的答道,“前车之鉴,嘻,很明显。”

“说的没错,所以我不惜一切也要控制住城卫队,就是这个道理。”乌鸦点点头,真像是在上课一样解释道,“之后就是第二条道理,有的时候,人越多,心反而会越散,城卫队人数太多了,一个人一种想法,在最关键的时候,很难真正派上用场。比如说现在,你以为小舞为什么收束城卫队保持中立?”

“因为这是她最后的忠诚。”张露板起脸说道,“不然哥哥你觉得呢?”

“唔,我不否认有这个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城卫队现在想动也没法动。”乌鸦摇摇头,认真的说明道,“因为突发事件,城卫队现在军心混乱,的确有很多人不愿意再为我效忠,但谁也不能肯定,里面还有多少愿意为我效忠的人,现在让城卫队脱离中立,只会激化内部矛盾,让两派人自相残杀,所以,无论她心里在想什么,都只能让城卫队保持中立。”

“所以,人多并不是好事,力量越高端,集中在越少的人身上,反而越能起到决定性的效果。十只狼也许可以打败一只狮子,但是它们无论如何也打不过一只剑齿虎,就是这个道理。”

“呵呵,我早就已经料到,城卫队有军心不稳的局面出现的可能了,未虑胜先虑败,这才是一个合格的为上者应该做的事,所以,我也早针对这种可能性做好准备了。”

“小四啊,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大老远的请来两位高阶佣兵,而且还是很有操守的佣兵呢?难道我是觉得金库里的钱太多了,怕咬手吗?呵呵呵,对于锦缎城这样的小城市来说,三个实力相当的高阶能力者,是一股完全无法抗拒的力量。以现在的锦缎城的情况来看,不需要三个人,只要有雌豹女士一个人,就能镇压掉所有反对的力量了吧。”

“唔?”雌豹现在一头雾水,她发现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昨晚她虽然被玫瑰和乌鸦调离,没有亲眼看到发生了什么事,但至少她知道,实际情况和现在大家所说的,似乎有微妙的不同。不过,鉴于昨晚玫瑰已经接受了乌鸦的委托,她就算什么都没听懂,也只能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很自信的点点头以示支持。

“所以,小四啊,就算你釜底抽薪,策反了城卫队也没有意义。”乌鸦重新露出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笑眯眯的说道,“因为我根本不需要他们,只要我们三个人还在就足够了。”

“三少爷,您似乎有点逾距了。”顶着乌鸦阴森的笑容,杜明干咳一声,毫不畏惧的说道,“按照规则,锦缎城的事,只有锦缎城自己人可以决定。继承人的争夺,只能利用锦缎城自己的力量,外人无权介入。三少爷,您请两位佣兵女士解决异兽潮,这没问题,但请她们干扰继承人的争夺,这问题就很大了。”

“哦?问题很大?”乌鸦眯着眼睛,微笑中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眼神如同站在树梢向下寻觅腐肉的乌鸦一样,在会场的每个人脸上巡视,“真的问题很大吗?我想看看,是谁觉得有问题呢?”

过去五年里,杜家和宋家配合越来越默契无间,宋斌的性格暴躁,杜明沉稳老辣,在上层斗争中,每次都是由杜明出面挑起战火,由暴躁的宋斌冲锋陷阵,再由杜明出面善后。按理说,以往这时就该宋斌站出来主动对抗了,然而这一次,宋斌却什么话也没有说,一手摸着光头,一手拍着肚子,简直就像是与己无关一样。

“宋叔叔觉得有问题吗?”乌鸦眼睛里像是藏了一根针,但宋斌已经打定主意,今天完全听从杜明的建议,坚决不开口,这让乌鸦很遗憾的叹了口气,顺势瞪了一脸淡定的杜明一眼,面带笑容的转向孙赫,“孙爷爷想必也是没有意见了,呵呵呵呵。”

“哥哥啊。”张露叹了口气,摇头道,“醒醒吧,现在你摆出这幅样子,就已经代表失败了。高压和暴力,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大家都有意见的话,你还想亲手把在场的人都杀了吗?你就算真这么做了,也无法再控制锦缎城了。”

“天真啊,小四。”乌鸦的冷笑声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的确,暴力和高压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但至少可以解决现在的问题。你真以为他们能那么坚定,抱成一团和我对抗吗?呵呵,只要压力足够大,他们的分崩离析只在一转眼。”

“不相信吗?我表演给你看。”看到张露失望的摇头,乌鸦突然转向一名出身孙家的中层官员,狞笑着说道,“我都看到了哦,刚才我问谁有意见的时候,你的嘴唇动了动哦,这说明你有意见吧。没关系,有意见就提出来,我很乐意听取意见的,呵呵呵呵。”

下一刻,血案降临。

芜湖县医院
重庆皮肤病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阜阳诊治白斑病医院
淄博好点的癫痫病医院
湖北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